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混沌龙君第一百三十章唐梦萱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混沌龙君 第一百三十章 唐梦萱

86_86355第一百三十章唐梦萱

在冰洁的家中安顿下来之后,龙君与贵和子便觉着有些无所事事,也不知该做些什么,整日就呆在家中看电视,或者偶尔出去逛逛,感受这新奇的国度。

“为什么没有关于才使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关于补偿问题等)正通过日韩条约解决中父皇的消息呢?”颓丧地低沉着xiǎo脑袋,贵和子盯着电脑屏幕前的错误字样发呆,微叹了一口气。

来到神州国已经有三四天的时间,依照富士山爆发灾难的速度,现在西京应当是成了岩浆的主场之地,但在络上却搜索不到这个消息,甚至虫国的一切消息似乎都被屏蔽了,好似这个国家已经消失了一般。

不过贵和子心中知晓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且不説富士山爆发不过是影响西京及其周围的一些地域,即使是皇室与将军府发生最后的大战,也只不过是震动全国而已,怎么可能将这个国家就此毁灭掉。

诡异,实在是太诡异了。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相信,你父皇他们应该都没事的。”冰洁坐在操作界面前,转头看了贵和子一眼,轻声安慰道。

但她心中也在好奇:神州国与虫国的关系虽然有些紧张,但至少目前没有到切断通讯的地步,虫国若是发生大灾变,神州国这里相信应该能够有消息传来的,可为什么这几日,竟然连虫国的一diǎn消息都没有呢。

一个国度的消息,在这种现代时期,是很难被屏蔽或者掩盖的,除非做出这件事的幕后黑手有着超越其他国家和组织的科技。唯有比他国更强大的科技,才能将一个国度的消息完全封锁。

但很显然,以虫国目前的科技实力,还远远达不到那种程度。

“会不会是米国从中作梗?”贵和子收起担忧之色,思索了片刻,而后开口説道。

在这个世界如果説有如此能量能值得一提的是够将虫国的消息封锁的如此严密,除了它的靠山米国之外,其他国家根本不可能完成这项任务。

“或许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你父皇,或许能够保证安全了。”冰洁闻言露出凝重之色,随即低语出声。

“为什么?”

贵和子美眸闪烁着,蹙了蹙眉。

“你想,”冰洁推开椅子站了起来,随即走到贵和子身边,双手轻轻搭在后者的肩膀上,柔声道:“德川大名是个绝对强权的人物,他如果一人独霸虫国,这会是米国愿意看到的事情吗?”

説着,冰洁露出一抹笑意,继续解释自己的话:“德川大名如果一人手握大权,绝对是米国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他也许会脱离控制。但如果有皇室在,对他形成牵制作用,米国就能从中获取更多的利益,将虫国牢牢地控制在手中,这样你懂了吗?”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贵和子瞳孔倏地收缩了下,心中顿时豁然,恍然开口吐出八字。

米国扶持虫国,除了利用它牵制神州国以外,另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获取更大的利益。贵和子思想聪慧,听得冰洁的解释,自然是想通了这些。

“嗯,”纯洁女孩笑着diǎndiǎn头,在对方肩膀上轻捏了一下:“看来这三天的学习神州文化,你有了很大的进步嘛。”

前面的女孩阴沉的脸色也转为笑意,微微diǎn头,口吐芬芳:“谢谢你,冰姐姐,解决了我的跟免费的是一样的!并没有享受什么特权!心事。”

“哈哈,好妹妹,你这是説什么呢,我们可是姐妹,説这些客气的话干什么。”冰洁嘻嘻哈哈地説道,旋即眉目暗淡了下:“贵和子,你以后在神州国生活,要有全新的名字,以前的那个名字,不能用了,可以吗?”

冰洁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虽説贵和子会一口流利的英语,但若是她的名字不改,依旧在人前被称作贵和子,想必有些见识的人都能猜出这是虫国取名的风格,难免生出不必要的事端来。不过改名一事须得征求后者的同意,否则对贵和子也太不尊重了些,

冰洁担忧的,就是贵和子会抵触这件事情,令她有些难办。

名字一事,看似微xiǎo,但在关键时刻,总会惹出惊天祸乱。

不过看样子冰洁明显是想多了,只见贵和子转过头,甜甜一笑:“嗯,我也觉得在这里生活,我需要一个全新的开始,取个符合你们习惯的名字是再好不过的。”

“对了”手指diǎn了diǎn下巴,贵和子露出萌萌的表情,道:“前几天你给我介绍你爸爸妈妈的时候,好像给我临时取了个名字吧,听着还不错呢。”

冰洁听得贵和子的回应,心中欣慰一笑,随即看着对方笑道:“你是説,唐梦萱,对不对?”

“对,就是这个!”

贵和子xiǎo脸泛起一抹红色,可爱极了,举起一只xiǎo手,异常兴奋的回答道。

“你的个人站就相当于一个集技术和人才的为一体的站以后,我就叫唐,梦,萱了!”轻启香唇,贵和子笑意和熙,用那并不熟练的口音説了出来。

“你的普通话,还有待加强哦。”

“嘻嘻。”

……

“组长,你对这个视频,有什么看法?”两个中年男子正聚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那只有短短一秒的镜头,似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有diǎn意思。”一男子开口出声,他的身形看起来很修长,即使是坐在凳子上,也掩盖不了体型的美感,他的名字,叫白鹤。

另外一人闻言露出了诧异之色,试探道:“那你的意思是?”

“你先把另外两个人叫过来,告诉他们,説我们最后一个人手找到了,可以随时出发。”白鹤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淡淡地説了声。

“好的,我这就去!”另外一人现出狂喜之色,遂转身依照白鹤的话前去办事了。

那人走后,偌大的房间只剩下了白鹤一人,只听他微微开启嘴唇,似是怀念又好似怅然地吐出句话:“老彭,这么多年,将你留在那个地方,实在是对不住你了。这一次,我来了,你,还在吗?”

话音不大,甚至连回声都不曾响起,随后男子抬起了头,呆呆地看向了上方的天花板,眼眸中竟有泪水荡漾。

“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

“龙君,来,我给你带来了一位老朋友。”龙君打开房间,看见冰洁正一脸笑眯眯地站在门外,随着动听的话音,一阵清香气息也钻入了他的鼻中。

“老朋友?”龙君神色凝了下,他只认识冰洁与贵和子二人,怎会有老朋友?。

哪些人能用氨氯地平
西安哪白癜风医院好
西安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医院
相关阅读
悄悄告诉你小米手环已经out了联想手环可
· 表现的是遵义战役期间毛主席登上娄山关口营养

贺羽油画作品《雄关》贺羽《雄关》是我2016年完成的以长征途中的毛主席为主题的油画肖像创作。表现的是遵义战役期间毛主席登上娄山关口,于斜阳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