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木纹通天神井第三百一十六章终于来了

时间:2020-09-24   浏览:0次

通天神井 第三百一十六章 终于来了

“参赛者中有他们的人,将军你觉得会是谁呢?”萧云继续问道。

“这个说不好。”骆虎想了想,说道,“听你的口气,似乎有怀疑的对象?”

萧云点头,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我觉得是黄泉血剑阁的申屠辉。”

“嗯。”骆虎同意萧云的看法,随即道,“他身为三少阁主,潜藏在我骆家军几年,一定有所图谋。他的立场,也代表着整个黄泉血剑阁的态度,说不定也就是黄泉血剑阁背后帝国的站位。”

当初萧云随着骆虎离开渝城,第一个结下梁子的人就是申屠辉。早在那时,申屠辉就已经有代表整个黄泉血剑阁与炎华帝国对抗的趋向了。而如今,申屠辉也顺利杀到神州榜上,他的确最有可能是隶属于那个联盟的人。

这么说来,萧云的怀疑完全是有根有据。

“但若是我的话,想要夺下首冠之名,势必不会只单纯地安插这么一个人。”思忖了一会儿后,骆虎道。

萧云立刻懂了骆虎的意思:“你的意思是,神州榜上不仅仅只有申屠辉一人为联盟做事?”

点了点头,骆虎虽然皱着眉头,但他对这却并不担心:“神州榜上到底有几个是联盟的人,这不是我们现今迫切需要担心的事。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他们夺取首冠的目的,换句话说,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夺取首冠?”

骆虎既然这么说,萧云肯定就不会以为对方夺取首冠是为了名和利。联盟有心与炎华帝国为敌,那么扳倒炎华该是他们的第一任务,他们夺取首冠肯定也是以这任务为中心的。

那么,首冠于联盟有何益处呢?

萧云想不通。

突然,骆虎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眉头皱得更深了。

注意到了骆虎神情的变化,萧云想问一问,但看骆虎那也并非易事。但他强调:“这决不意味着我们倒闭了不愿多说的样子,他忍住了自己的好奇。他知道,骆虎想告诉他的事情,即使他不问,骆虎也会告诉他。可骆虎不想让他知道的事儿,即使他不停追问,他也不可能得到答案。

于是,他索性不问,等待骆虎做出决定。

“你不是还有事吗?可以去了,大概情况我已经知道了,你在外面注意安全。”沉思了一会儿后,骆虎抬头说道,看他样子,分明已经猜到了对方夺取首冠的真实目的。

萧云点了点头,也不多问,站起身引着小狼就欲离开。

“萧云!”骆虎叫住萧云,说道,“明天的首冠之位很重要,你……你一定要尽力而为。”

说到最后,骆虎的语气中竟然少有地多了几丝请求的意味,这让萧云更是好奇。平日里冰冷高傲的冷月骆虎,竟对一个与己无关的首冠之名看得这么重要?

“我尽力!”重重地点了点头,在骆虎的注视下,一人一狼消失在了月色不浓的黑夜之中。

在月色掩映下,加上萧云已经是识途老马,所以这一次他没用两个时辰就赶到了慕容朗在城外的基地。

密林驻守的是昨晚见过的谭千山,大概是韩山早有嘱咐,因此萧云刚在林子外冒头,谭千山就迎了出去:“韩统领等你多时了。”

“麻烦谭伯引路。”做了个请的姿势,萧云恭敬地跟在谭千山身后。

这片密林还是一如既往的死寂,萧云知道到了这种时候,密林中的部署只会更加紧张,而丝毫容不得松弛。来到这慕容朗的军事基地,他又突然想,联盟和慕容朗之间会有什么关系吗?

敌对?合作?还是互不相干?

“青橙父亲怎么说也是炎华帝国曾经的国君,理该不会联合其他州国的人来进犯自己的祖国。”萧云边走边想,“说不定到时候看情势不对,慕容朗会暂时摒弃前嫌,与慕容博共同抗击外侮呢。”

当然,这种假设必定是发生在慕容博在与敌人的角逐中处于完全下风的前提之下。

“到了。”萧云正思索间,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山寨大门外,谭千山道,“我还得回去守着,你自己进去吧。”

说完,谭千山就退了回去。

萧云望着黑夜中蛰伏在高崖之下的山寨,这里的士兵已经达到了数以万计的程度。而且全是精兵,寨外还有一队纯由修者组成的队伍……

未来的几天里,谁也不知道炎华帝国会发生什么变化。

是慕容博力扛众敌,大获全胜,继续掌权?

是州国秘密联盟所向披靡,攻敌不意,奴隶炎华?

还是慕容朗奇兵大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种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不可能。

况且夏域有人前来,天机阁同样来了人,这两方地位超然的势力又会不会只是来作壁上观呢?除了这些明面上的势力,谁又知道表面之下还藏着多少股不知来历的力量呢?

比如长安城中把“雷罡封禁阵”放入慕容朗丹田的人,比如那天晚上手持“妖刀?魂冢”的人……

“你终于来了。”

正想的出神之间,韩山从寨子里走了出来。

“事情有点多,变故也有点多,耽搁了不少时间。”

萧云笑着回答道,跟着韩山往里走去。

“公主的情况越来越糟了。”行走之余,韩山一边详细说明了慕容青橙现在的情况,好让萧云先有个心理准备,“七芯海棠之毒似乎已经深入脏腑、丹田、大脑,这些人体最脆弱的部分,若是任由毒素摧残破坏……”

“韩爷爷不用担心,小子今晚赶来就是为了青橙。”

紧捏着捆系铁盒的布带,萧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接续慕容青橙的生命。

“圣上和我几位弟兄,轮流为公主输送元力,但始终无法逼出毒素。甚至连阻碍毒素蔓延都无法做到,七芯海棠之毒果然……”说到这里,韩山难得地表现出了些许悲伤,接着又是愤怒,“好一个楚歌!好一个大周王朝!若是公主有什么……”

“韩爷爷不用过于担心,小子既然来了,就绝不会允许青橙有什么三长两短。”萧云直接封住了韩山的后话。他不知道韩山会做些什么,但他知道,若是青橙真的就从此长睡不醒的话,那么他萧云誓与整个大周王朝为敌!

“爷孙”俩一起来到专门为慕容青橙准备的密室,韩山推开石门,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密室,萧云就看见慕容朗坐在墙角,只见他背靠石壁,头发散乱,蓬头垢面的,哪还有一分一国之君的气概。而萧云两人进来,他竟一点儿也没察觉,看那样子应该是倚壁熟睡了。

韩山走过去,躬身叫醒了慕容朗。

萧云看着慕容朗充满血丝的眼睛,心里也是颇为感动。要知道慕容朗本身乃是高阶修者,本身便可几日不眠不休,但如今拖累成这副模样,肯定是为慕容青橙的事操碎了心。

“朗叔。”或许是被慕容朗的爱女之心感动了,萧云竟主动唤了慕容朗一声叔叔。相比于之前,慕容朗贵为国君,他理该敬称圣上。可即便是面对慕容博,他也没低身礼拜过,更何况是慕容朗这旧日的君王?所以说,萧云恭称慕容朗一声叔叔,其实表明他内心已经认可了慕容朗。

不仅仅是因为慕容朗是慕容青橙父亲的关系,而是萧云打心底尊敬起了慕容朗。

慕容朗显然也被萧云的称呼惊得呆了一下,但他立马就恢复正常,道:“明天的大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他这问话,带着长者的亲和口吻,让萧云更觉亲近。

“多谢朗叔关心,小子已做好准备。”

不待慕容朗继续说话,萧云直接从纳府中取出了皇甫雪的紫晶寒玉床,并说:“朗叔,青橙命在顷刻,我想我们还是先稳定住青橙的情况吧。”

“这是……”

紫晶寒玉床一出,整个密室的温度好像瞬间就降到了零点之下。

与慕容青橙现下所躺的那块冰玉床相比,紫晶寒玉床寒气更加逼人,玉质更加剔透,一看就知非是凡俗之物。是此,慕容朗才忍不住有此一问。

“这是紫晶寒玉床,有续命养魂之效。”萧云解释道,“有了它,可保青橙性命,阻止毒素对青橙肌体的侵害。”

“世间竟有这等奇物?”

饶是曾经身为一国之主的慕容朗,见到紫晶寒玉床也不禁啧啧称奇。当听到这东西竟有续命奇效时,他更是一下子高兴起来,几日以来的焦躁、忧虑、担心通通都被他抛诸脑后。

慕容朗抱起慕容青橙,并把她放在紫晶寒玉床之上。慕容青橙的身体一接触到紫晶寒玉,立时就有氤氲雾气冒起,把她整个包裹在雾气之中。

袍袖轻拂,慕容朗拨开一些雾气,看到慕容青橙的脸色瞬间就好了许多,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而萧云虽然早知会有效果,真正看到之后也才松了一口气。

青橙这条命暂时算是保住了。

“韩山,召集各方统领,朕有要事相商!”

安顿好了慕容青橙后,慕容朗眨眼之间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是。”

韩山领命出去。

“萧云,多谢!”遣走韩山之后,慕容朗真诚地躬身向萧云道了声谢。萧云哪敢受此大礼,连忙侧身让开。

道谢之后,慕容朗重新恢复帝王的威仪,说道:“夜已渐深,你明天还有神州武道会的最后一轮要参加,不便留在此地。朕祝你力挫各敌,勇夺首冠,一鸣惊人!”

“谢谢。”萧云知道,慕容朗这是下了逐客令。

紫晶寒玉床,其实正好解决了慕容朗的后顾之忧。没有了慕容青橙的“拖累”,慕容朗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复国大计中去。而他之所以说萧云不便留在此地,其实是考虑到萧云与慕容博系下的将军府关系密切。

两军交战,防人之心自不可无!

而遣走韩山,则是慕容朗深知韩山与萧云的关系已经超乎一般。若是当面逐客,韩山虽然嘴上不一定会说什么,但心里肯定会有想法。

作为曾经的君王,慕容朗的心计与考虑又哪里会少呢?

奔出山寨,萧云不知道唤回了慕容朗的斗志是好是坏,但慕容青橙是必定要救的,这一点他绝不怀疑,也绝不迟疑!

夜凉如水,心静无波。

神州武道会的夺魁争霸战,终于就要拉开帷幕了!


小宝宝脾虚怎么调理
鹤壁有没有白癜风医院
江门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相关阅读
苹果向印度提出申请准备开设自家零售店
· 汪明荃罗家英14年前旧式婚纱照曝光节能

汪明荃罗家英14年前旧式婚纱照曝光我们从日本的福岛危机中认识到一个国家的能源组合应该多样化。俄罗斯16%的能源供给来自水力61岁的汪明荃终于和相...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