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就在我们这座城中曾经有一位绅士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就在我们这座城中曾经有一位绅士,他的名字叫做泰巴尔多先生,他,就像某些人会说的那样,属于兰伯特家族,尽管还有另外一些人会说他其实是属于阿格兰提家族的一支,很可能这是出于后来他的儿子们所从事的商业性质而这么加以推论的,因为阿格兰提家族一直以来就总是操持这同样的职业,而实际上并没有多少别的理由加以这样的推测。但是,无论他是出身于这两个家族之中的任何一个,我仍然可以认定他,在他的那个时代,是一个非常富有的绅士,他还有三个儿子,最年长的一个叫做兰伯塔,第二个叫做泰达尔多,而第三个名叫阿格兰特,这三个儿子都是非常潇洒而举止优雅的年轻人,其中最长的这个还没有到他的十八岁年纪,不巧的是这时这位泰巴尔多先生却死去了,当然他是非常富有的了,身后留下了他所有的资产,其中包括动产以及不动产,留给了他的这三位作为合法的财产继承人的儿子。这三位年轻人,此时发现他们获得了非常之多的土地与大笔金钱的遗赠,而且没有任何可以管得住自己的人了,从而也就追欢取乐挥霍无度起来,开始无拘无束没有保留不加遏制地拼命花钱,经常在家中聚拢了一大批人、豢养着名马无数、更有数不尽的鹰犬,至于说慷慨豪爽地敞开家门、大肆赏赐馈赠、召开各种锦标赛事,就更加说不清楚了,不但尽情地做尽了那些良好家声的人家所做的一切,而且以他们作为年轻人而迎合自己的喜好无所不用其极随心所欲地放纵自己任意胡为。

他们以这种生活方式维持了不长的时间以后,就发现自己父亲留下的这笔财产已经被坐吃山空挥霍得差不多了,而且由于只他们单纯的收入已经难以支撑当前的花销了,因此他们就开始出卖或者抵押房地产业项,今天卖出一块房产、明天又卖出另一块,即便这样他们还是发现自己已经力尽而支绌了,尽管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自己的这般处境。贫困已经张开了它们的眼睛,而财富的眼睛却早已经闭上了。

就这样在某一天的时候,兰伯塔把另外的两弟兄唤来,提醒他们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多么的辉煌——以及他们自己曾有的体面——告诉他们过去所有的这一切。他指出来他们曾经拥有的巨笔财富,以及现在由于无节制的花销而面临的困境,并且告诫规劝了他们一番,尽其所能地把事情说明,告诉他们说最好是把目前余下的部分财产出卖,拿上这点余钱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去,听从他的这个劝告,以免他们的困难处境达到更加显著而难以收拾为好。他们按照他的这个建议这么做了,这样他们就离开了佛罗伦萨这里,悄悄地没有举行任何公开的离别仪式,马不停蹄地一路来到了英格兰。在这里,他们在伦敦找到了一座小房屋居住了下来,为此也没有花很多的钱,而且想方设法以不懈的努力勤勉地出借自己的钱财牟利。在这项业务之中,命运对他们的惠顾可谓是充沛的,以至在过了不多几年的时间以后,他们就回笼了不少数目的金钱,而且用这笔钱,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回到了佛罗伦萨,不但重新买回了他们先前的财产,同时还又另外购置了一些产业,三个人还都相继结了婚。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没有终止在英格兰的出借钱财业务,他们把一个年轻人派到那里去代理,这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亲侄子,他的名字叫做阿莱桑德罗,全面委派他照顾那里的生意。而在同时,就在佛罗伦萨,所有他们这三位兄弟,尽管说他们都已经分别成为各自的一家之主了,却都已经忘却了先前由于他们无度的花销而遭遇的灾难,而开始再一次更加疯狂地拼命挥霍起来。他们的借贷业务跟所有的商人们都进行得很顺利,这些人任何一笔款项都是信任地托付于他们,无论多大数目的金钱往来。阿莱桑德罗此时应经开始对英国的大财主们开展借贷业务了,以他们的城堡以及别的一些产业作为抵押,而且这些业务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他给自己的叔父们送回去的钱财帮助他们度过了许多个挥霍无度的年头。

可是当这三兄弟在这里尽情花销的时候,他们无论任何时候缺少现金都是以借贷的方式来加以解决,依然在盲目信赖着来自英国的这份收入,可不巧的是这时发生了一件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战争在英格兰的国王以及他的一个儿子之间爆发了,而且这次战争把整个这个双方言语几句后岛国一分为二分裂为两个敌对的阵营,其中的一半忠诚于其中的一方、而另一半则忠诚与另一方;而且由于这个原因所有那些财主们的城堡被从阿莱桑德罗的手上都给拿走了,这样他就根本再也没有任何来钱的途径了。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希望着这位国王和他的儿子之间可以谋得和平,盼望着由此可以重获自己所有的财产,无论是应得的利润还是原来的本金,阿莱桑德罗因此而不可以离开这个岛国,而那三位佛罗伦萨的兄弟却依然没有缩减他们的挥霍数目,每天每日都更加疯狂地借贷花销。可是在过了数年的时间以后,他们满心的希望都已经落空了,而这三兄弟不但失去了信誉,而且当他们的债主前来追索贷款的时候,由于难以偿付应付的利润而被立即收监入狱了。由于他们的全部资产难以应付所有的赔偿,余下的部分就只能以他们蹲监坐牢的方式来偿还,而他们的妻子以及孩子们则不得不离开了这里,有的到了乡下去,有的到了这里或者那里,处境极其艰辛困难,他们的余生除了困苦以外再无希望可言了。

在此同时,阿莱桑德罗,已经等待了许多年的时间期望着英国可以重归和平,可是已经绝望地意识到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看出来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不但是毫无意义的,而且很可能还有性命之危,这样他就决定下来要回到意大利去。因此他就一个人独自离开踏上了旅程。

就像命运的巧合那样,在离开布鲁日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位身穿白衣的修道士也走出了这座城中,这个人的身边还有许多修道士模样的扈从以及很多的行李包裹。就在他的身后随之走来了两位年老的骑士,这是国王的两位同族亲属,阿莱桑德罗认出来他们就打了个招呼,并且很高兴地被他们接纳而一路同行。

当他随同他们一路长途旅行的时候,他就悄声地询问他们那位骑马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大队伴从的修道士到底是什么人,询问这些人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只听其中的一位武士回答道:“那位骑马走在队伍前面的年轻绅士是我们的家族中人,他刚刚被推选为我们英格兰最重要的一座修道院的院长,而由于他是这么的年轻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这个职位应有的年纪,这样我们就随同他一起到罗马去大部分电视台其实都是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些节目是在录制过程中走样询问教皇可不可以特别恩准他以这般幼年而承担这份职责,这样就可以不用考虑他的年岁而获得这个职位的容许了;可是这件事情却不可以跟任何别的人说起。”

当这位年轻的修道士继续前行的时候,他一会儿走在整个扈从人员的前面、一会儿又走在他们的后面,正像所有的贵族们出行时会发生的情形那样,碰巧他一眼看到了阿莱桑德罗正行走在大路上他自己的身旁。阿莱桑德罗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他的身形以及行为举止非常潇洒而优雅,而且彬彬有礼、和蔼可亲、一举一动无人可及。当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留给了这位年轻的修道士很好的印象,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别的人所能比拟。在把他召唤到自己的身边以后,这位修道士就开始愉快地跟他交谈起来,询问他到底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个时候阿莱桑德罗就毫无保留地对他讲明了自己的处境、回答了他所问的所有这些问题,并且坦诚地提出自己可以尽其可能地服务于他。这位修道士,听到他这番口才良好的流利应答,更加注意到了他的优雅举止,并且在内心里断定这是一个出身高贵的人士,即便说他所从事的职业并不是那么高贵一些。由于越来越喜欢他的温雅举止,而且满心里同情他的命运遭遇,他就非常温和友善地对他加以鼓励,告诉他应该保持自己的希望不灭;只要他是一位品德优良的人的话,那么上帝也就肯定会引导他重新回到自己先前跌落下来的那个命运的高度上去的,或者还会让他提升到更高的高度上去也难说。更有甚者,他问阿莱桑德罗,由于他的目标是前往托斯卡纳,因此希望他能够好心伴他一路前行,因为他本人同样也是往那里去的。阿莱桑德罗感谢了一番他对自己的这些鼓励,由此宣称自己完全愿意服从他的这些吩咐。

当这位修道士继续前行之时,他发现自己由于结识了阿莱桑德罗而在内心里顿然生起一种新的情感。而且恰好在行进了数日时间以后他们来到了一座村庄之中,这里却没有合适的可供住宿的旅舍等项设施,而且由于这位修道士本意是打算在这里过夜,阿莱桑德罗就让他在一个旅店老板的房屋门前下了马,因为这个人是自己先前认识的老主顾了,这样就安排这个人自己的卧室给他居住,这间房子里已经再没有更加舒适一些的地方了。此时他已经几乎完全成为这位修道士以及他的随从们的经纪代理人了(因为他是一个行动敏捷而心灵手巧之人),他就给这些随从们都安排好了住处,而且是尽力而为做到最好,给他们在这座村庄里面加以安置,有的安排在这里、有的安排在那里。

在这位修道士用过餐饭之后,这时夜色已经很深了,每个人都到床上睡觉去了,阿莱桑德罗就询问旅舍老板自己在那里住宿。这个男人就回答他道:“真的,我实在不知道;你看所有的地方都住满了人。我自己和我的这一家人,都不得不在长板凳上睡觉了。现在,就在这个修道士的房间里,有一些装谷物的大麻袋。我要把你安排到那里去,在那些麻袋上面为你安排一个睡觉的铺位。今晚你就要睡到那里去了,要是你愿意这样的话。”

阿莱桑德罗回答说,“我怎么可以进到修道士的房间里去呢,那里地方很小这你是知道的,由于地方狭小他的那些随从们都挤不进去了?如果我在他拉上床前四周的帘幕之前想到这么做的话,那么我就会安排他的随从睡到谷物麻袋上去,而我自己则睡在他们现在睡着的这个地方。”

“事情的确是如此,”这位主人回答说,“可是,只要你愿意的话,你完全可以放心地到我告诉你的那个地方去好了。这位修道士现在已经睡了,而且我们还给他的四周拉上了六块帘幕;我会在那儿给你铺上一块草垫子,既好又舒适,你就进去在那上面安安静静地睡觉好了。”

阿莱桑德罗同意了,他看出来这件事情安排得对这位修道士并没有多大妨碍,这样他就尽其可能地轻轻睡到了那些谷物麻袋上去了。

这位修道士此时却并没有睡着。实际上,他的内心里面正在思绪涌动,一种新的欲望奇怪地充满了他的心胸。他听到了阿莱桑德罗和旅店老板之间的这些交谈,而且也看到了阿莱桑德罗此时躺下睡觉的这个地方,对此他心里感到很高兴,暗地里默默对自己说道,“上帝为我的欲望提供了一个机会;如果我不好好加以利用的话,那么在我再一次得到这样的机会之前不知还要过去多少时间。”因而,心里面打定主意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而且侧耳听了听断定旅店里面都已经安静了下来,他就低低的声音召唤阿莱桑德罗,邀请他过来躺到自己的身边。阿莱桑德罗,此时一连声地说了一些抱歉的话语之后,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钻到了床上。这位修道士把他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胸脯上,开始像一些脉脉含情的女孩子通常对自己的恋人所做的那样抚摸起他来。阿莱桑德罗对此感到极其惊讶,开始思忖着这位修道士也许是因为变态的恋情而这么对待他了。但是这位修道士立即就明白了他的这番疑惑,无论是经由猜测还是通过他的某些举止,就暗暗地笑了起来。之后,突然间脱掉了他身上所穿的一件衬衫,他抓起来阿莱桑德罗的一只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胸脯上说道,“阿莱桑德罗,赶快驱除你的那些愚蠢的念头吧,你摸一摸这里就会发现我对你究竟隐藏了什么。”这样阿莱桑德罗就把他的手放在了这位修道士的胸脯上,发现这里原来是两个小小的 ,又圆润又饱满而且精巧柔软,好像这是用象牙雕成的一般,立时之间他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女人,再也顾不得再加邀请了,他一把就把她拥进自己的怀中,当时就要一个劲儿地亲吻她,可是只听她对他说道,“在你进一步亲近我之前,请先听一听我要对你说什么。这是你可以看到的,我是一个女子、而不是一个男人,在离开家的时候还是一个处女,我正在前往教皇那里的路上,为的是到那里他可以把我给嫁出去。无论这是出于你的好运还是因为我的噩运,当那一天我一眼看到你的那个时候,爱意就已经把我放在火上煎熬着了,从来还没有一个女子像这样爱着一个男子。因此,我就决意要拥有你,要抢到任何人之前,把你作为我的丈夫;可是,要是你不想把我作为你的妻子的话,那你就立即离开这张床上,回到你自己原来的地方去。”

阿莱桑德罗,尽管他还不知道有关她的一切,但是考虑到她的这些伴从以及她旅行之时这般庞大的规模,从心里面断定她一定是出自贵族而富有的身份,而且他也看到她是这么的漂亮,因此也就对此再也不加犹豫,他就回答说要是这是她的快乐的话,这么做对他来说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就这样,和他一起在床上坐起来,她把一只戒指给他戴在手上,并且让他在一幅小小的上主画像前发下了成婚的誓愿,此后他们两个就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就此享尽了人间的消魂之乐,两个人都达到了极度的兴奋,一直到余下的这个夜晚的最后。

共 748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从一介贫民到一国之君并不仅仅在天方夜谭出现,因为曲新同的翻译新作《阿莱桑德罗和国王的女儿》就给我们讲述了阿莱桑德罗是以怎样的睿智走上的王者之路,挥霍父辈留下财产的三兄弟在富有与贫穷中几度沉浮不过是个陪衬,而文中精当神奇细腻生动的笔触让读者感受到了爱情,感受到了人生,感受到了交际、接触、美丽与神秘,更感受到了{十日谈}精雕细刻的匠心与力量。【:海棠】【江山部 精品推荐011080 15】

1楼文友: 15: 6:1 一个放高利贷的竟做了驸马甚至国王,看似不可思议其实和他的善良、忠诚、才智、修养、有着不可或缺的因果关系。

盆腔炎小腹痛的危害
德阳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漳州白癜病医院
相关阅读
苹果向印度提出申请准备开设自家零售店
· 提到林徽因节能

提到林徽因,可能更多读者第一反应想到的是才女,以及她和诗人徐志摩之间的林林种种,而在《林徽因集》责编之一的王一珂看来,“林徽因是才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