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

在小桥流水旁节能

时间:2020-10-27   浏览:0次

在小桥流水旁,有位寂寞的伊人。

她痴痴地看着流星划过,心底依然沉醉在甜蜜的幻想中。

她并不太喜欢看流星,她不喜欢这短暂的光芒,短暂总是女人心底的痛。

短暂的青春,短暂的厮守,短暂的诺言。

她还在幻想着那个身影的出现,日复一日的幻想,然后就是等待。

恬静的夜,流星。

流星的光芒天下无双,花火闪亮夜空的时候,便是它生命中最光辉的时刻。这种光芒虽然短暂,但却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与意义。

曾有一个关于流星的古老传说,当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闭上眼许一个愿,愿望将会非常灵验。

当流星划过的时候,古月正躺在青石上,闭着双眼虔诚地许着他的愿望。

他喜欢悠闲地躺在青石上,喜欢看流星,喜欢一个女孩。

他也已经记不起他看过多少颗流星,唯一记得的是每当流星划过的时候,他都许着同一个愿望——希望和心爱的那个女孩过平淡快乐的日子。

但他喜欢的女孩并不快乐。

雪,鹅毛大雪。

正是梅花盛开,朱栏飞絮相映而红。破败的庄园已被白雪覆盖,却依旧掩盖不住萧条的气息。

披着鲜红斗篷的少女低嗅红梅,抱着琵琶,倦懒地依着栏杆,倾城的容颜令艳红的梅花也褪去了颜色,我见犹怜。

她的人也如这白雪般纯净,如美玉般无暇,正如她的名字——霍小玉。

如此韶华少女,眼中却尽是落寞。

琵琶声婉转,如泣如诉。若非伤心人,怎会有此曲声,若无凄凉意,绝无这般倦容。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哀伤的曲调,呜咽的歌声,活像笼子叽喳的金丝鸟,情人已经飞走,只留下它终日悲鸣。但它又能怎样?即使打开了笼子,它也不会飞走。是不能走,还是不知走向何方?

所以只剩下这呜咽的歌声。

懂得欣赏这种歌声的人很多,懂得理解这种心境的人却很少,古月却是其中一个。

古月来了,带着他的刀,他的刀从不离身。

“是你?”霍小玉道。

古月依旧木讷地站在雪中,静静地看着这个消沉的女孩,眼中的泪水已在晃动。

“跟我走吧!”古月道。

霍小玉苦笑道:“他快回来了,我不能走。”

古月道:“他不会回来的。”

霍小玉道:“他会,他一定会。”说完,她弯下了身子剧烈咳嗽起来。

古月心一沉,颤声道:“我们从小青梅竹马,我不愿看着你再这样下去。”

霍小玉喃喃念道:“从前夜话窗前誓,而今只当是戏言。只道三月来相见,转眼已是四五年。李郎啊李郎,你好……”话未说完,“呵”的一声又咳出一口鲜血。

古月泪已潸然,哽咽道:“我求你了,莫要再作……折磨自己,跟我走吧!重新开始你的生活。”“作贱”二字他并未说出,而是以“折磨”代替。

霍小玉泪也涌出,泣道:“你对我的好,奴家终生铭记,但如今我已作他人妇,今生今世已再无可能成为你的妻子,纵使李郎薄情负我,我也只好认命。”

古月右手紧紧握着刀柄,强压自己的痛苦。

霍小玉的痛苦,就是他的痛苦。

古月厉声道:“好,我现在就去带他回来。”

庄园里又飘扬起哀伤的歌声,白雪莹莹,庭院中只剩惨红,鲜红的梅花,鲜红的斗篷,鲜红的血。

天地间也仿佛只剩霍小玉一个人,孤零零的处于白雪之中,天地之间。

“皑如山上雪,娇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马蹄声急促,马上的刀客愁容满面。

雨纷纷,人断肠。

纷乱的细雨打在了古月的脸上,他湿透的脸颊上,不知有几分是雨水,几分是泪水。他又想起了他的从前商品住宅却迅速豪宅化;随着保障房建成数量的大幅度增长,和她。

也是梅花季节,也是莹莹白雪,他们两小无猜,雪中嬉戏。

“长大了我嫁给你好不好?”

“好啊!说话要算数。”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

后来,他有了刀,远走行侠。再返故里,她已嫁作他人妇。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这是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马蹄声依旧纷乱,古月一手抹去脸上的水,眼中闪烁出坚定的光芒,眺望着远方,心里却是乱如杂絮。

天下有耳朵的人,绝无一人没有听过李益的名字。天下有眼睛的人,绝无一人不想一睹李益的风采。

只因任何人都知道,没有谁可以抵御李益的微微一笑,他的一笑足可粉碎天下女人的心。

如今,这个英俊潇洒、学富五车的美公子已是名满天下的风流才子。但此刻,他却在逃亡。他发现一个人已经追了他几天几夜,无论他逃到哪里,躲到哪里,都逃不过那人的视线。

李益已是衣衫褴褛,发丝蓬乱,恐惧堆满了他俊俏的脸。

他在跑,他绝不敢停下来。路的末端,马蹄声急促,像是索命的召唤。马上的人手执银刀,寒意森森。

古月。

李益一个踉跄,扑倒于地,刀客已到眼前。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李益惊惶道。

古月掠下马背,俯瞥李益,眼中尽是不屑,刀已抵在他的颈上,“你抛弃糟糠,薄情寡义,世间岂能容你?”

李益吓得双腿发麻,踉跄爬起,跪倒拜求道:“壮士,你听小生解释……”

古月厉声道:“没什么好解释,今日定要你做我刀下之鬼。”

李益心一沉,几乎晕死过去,立即连连叩头,哀求道:“壮士,小生……小生是奉家母之命,迫不得已才……才另娶他人,并非有意抛弃小玉,壮士饶命,壮士饶命。”

古月一哂,道:“枉你博学圣贤书,男儿膝下有黄金。看见你我就想吐。”

李益立即用双手去抽打脸颊,唯唯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

古月道:“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走,跟我去见小玉。”

李益一惊,支吾道:“这……这……不可……小人……”

“既然你没脸见小玉,那就去死吧!”古月手一紧,银刀的寒光闪过李益的眼睛,李益仿佛从刀光中看到了死神的投影,急忙道:“我去,我去,我去。”

古月一手将其抛上马背,跨上马掉头奔去。

雪急,风紧。

庄园里依旧点缀着几点惨红。

没有琵琶声,没有歌声。

霍小玉倦倚栏杆,脸色惨白,已不似旧时红润。

相思是世上最残忍的酷刑,皮肉之苦又怎比魂灵之苦来得剧烈,但世上却还有比相思之苦更残忍的酷刑,那便是单思。一个人每日受着这种煎熬,日子岂非悲痛欲绝。

但霍小玉此时脸上已无泪水,心中亦无伤感。泪已留干,断然无泪。心如死灰,便是无情。

霍小玉已变得像一具行尸走肉,行将入木,但口中仍不住得喃喃自语。心若已死,本不应有语,也许这只是一种习惯,天下最可怕的岂非就是习惯。

“梦里且贪欢,罗衿不耐寒。不知身是客,独自莫凭栏。”

梅花的花瓣随风飘零,正如她支离破碎的心。

突然,她的心一沉,瞳孔放大,因为她看见了一个人。

李益。

李益像是被抛了进来,跌在地上,狼狈爬起,他也看见了霍小玉。

霍小玉的鼻子一酸,失色的嘴唇也在颤抖。这不正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位风流才子吗?

李益此时的神情,像是被人鞭打了面颊,内疚、惭愧、尴尬尽数堆积在脸上。

“你想见你人,我给你带来了。”古月在门外高声道。

霍小玉艰难站起,消瘦的身体在风中已是摇摇欲坠,她依旧搀扶着栏杆,一步步走近李益。

李益已是呆若木鸡,木讷当地,不知是迎上去还是逃出去。

霍小玉倏忽间已是梨花带雨,泪如雨下,嘶哑的哭声比杜鹃啼血更甚,她似乎要将多年积压在心底的委屈与痛苦一迸而出,这一哭仿似是滂沱的大雨不断敲打每一个人的心灵。

听着撕心裂肺的哭声,古月的心已碎了,却不知李益是否也是同样的心碎。

潸潸的泪水湿透霍小玉憔悴的花容,泪已流干,她才哽咽着说道:“我身为女子,尚且知道从一而终,你作为男儿,却如此薄情寡义,始乱终弃……”

“我……”李益已然无言以对,他现在只想找个洞马上钻进去。

霍小玉厉声道:“当日你对天盟誓,今生及时给予帮助决不负我,如今又出尔反尔……唉,罢了罢了,只能怪我天生苦命,怨不得人。”她似乎要将几年来收在心底的话也一齐倾泻出来。说完,“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血如她的斗篷般艳红,被染红的白雪仿佛在地上开出了花朵,为她送行的花朵。她的人,也已倒在了红雪中。

古月闪上前来,一把将霍小玉抱在怀里,他脸部的肌肉因为强忍啜泣而在颤抖,他如流星般的双眸痴痴地看着怀里的霍小玉,泪水也滴落在小玉干瘦的脸颊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小玉艰难得抬起无力的手,去擦拭古月眼角的泪,她似乎从这流星般的眸子中看到了真挚,看到了真情——矢志不渝的真情。

但古月也知道,小玉的生命岂非也像流星一样,即将陨落,在她最灿烂的年华里,香消玉殒。

李益已然跪下,在小玉倒下的那一刻他就已跪下,他的头垂得很低,口中不断念叨着:“小玉,我对不起你,小玉……”他的双眼始终没有看霍小玉。

他当然不敢正视霍小玉。

霍小玉迷糊地看着古月,低声笑道:“古月哥哥,如果有来世,我定非你不嫁,下辈子……你愿意娶我吗?”

古月只是不住地点头。

霍小玉微微一笑,道:“这次一定作数的。”

“一定,一定。”

霍小玉斜瞥了李益一眼,古月突然怒目圆睁,刀已出鞘。

李益一吓,身体向后倾倒,刀依然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莫要杀他……”霍小玉道。

古月也不问缘由,只是恨恨骂道:“我一介武夫,没读过多少书,尚且知道好男儿顶天立地,用情必专。你熟读经书,却这等下流,无耻已极。”

霍小玉冷冷地看着李益,冷漠的眼神像是地狱的冥光,李益不由打了一个寒战。霍小玉道:“今生你薄情待我,我命方休,化作厉鬼也要纠缠于你,断不会让你风流快活。”一语既罢,便已咽气。

人的生命是否也如流星般短暂,转瞬即逝?

雪更紧,仿似天公也在为这位苦人儿流着晶莹的泪。

天地间只剩下银装素裹,一抹微云,一缕寒风,都像是古月寒冷而惨白的心。古月紧紧抱着霍小玉,依然呆呆地坐在雪中,一动不动。

李益也没有动,大雪已铺满了三人的身体。

过了许久,古月才慢慢抱起了霍小玉的身体,朝门外走去。他突然又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只漠然道:“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定取你狗命。”他从不说这样的话,因为他觉得众生皆平等,但此刻他却将李益比做了狗。

大雪还在不停地下,那庄园里雕栏玉砌仍在,梅花依旧艳红,只是少了那个满眼期待的少女。那天起,这个城市里流传开了一首歌谣:

“浮生寄望原如梦,倾尽韶华怨别离。莫若嫁于刀剑客,天涯纵马赴佳期。”

【官侠】

赵老头站在床前,看着他的女儿,眼里留着泪。

他的女儿不但年轻美丽,而且乖巧伶俐,提起她,村里每个人都会赞不绝口。

赵老头一生孤苦,一贫如洗,他住的房子不是他的,他耕的田也不是他的,唯一属于他的只有他的女儿,女儿是他唯一的宝贝。

但现在他的宝贝却被折磨得不像人形。

她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昏迷着的。身上的衣服已不知所踪, 的身体布满了血痕和淤青。

美好的东西被摧毁,常人都会觉得痛心,更何况是他的女儿,他一生都视如珍宝的女儿!但此刻,他除了流泪,他还能怎样?难道他还能去猜测前一天他女儿的遭遇?

他当然不能,他连想都不愿意想。

他的脑海里只是反复出现女儿昨日外出耕作时的如花笑靥。

他甚至已不忍再看女儿道道伤疤的脸,他的耳畔一直回响这一个名字——她的女儿一直在梦呓着的名字,这个人似乎紧紧扼住了他女儿的喉咙,无疑也扼住了他的喉咙。

钱五,在他耳畔回荡的这个名字赵老头并不陌生,因为他的屋子是钱五的,他的田是钱五的,就算他秋收的稻子也是钱五的。

他除了流泪还能怎样?

但另一个声音在他脑力回响。

“有钱就能无法无天?有钱就能肆无忌惮?有钱就能随便剥夺一个人生存的权利?”

这个意念一直支持着他,让他有勇气闯进了大财主钱五的豪宅。

看见钱五的时候,他也已是遍体鳞伤,和他的女儿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衣服还在。但衣服下面呢?是无数的瘀伤还是被压迫的人权?

钱五大而肥厚的手掌重重地刮在了赵老头的脸上,他没有反抗,因为他不能,他只能留着泪,紧握着无用的拳头,指甲已陷入了肉里。

但他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和蔼可亲的中年人。

“老王。”想到他,赵老头的拳头不由得松开了,心中的怒火与苦水都突然消失。

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人能帮他,这个人必定是“老王。”

深夜。

孙静回家的时候,家里依然灯火通明,笙箫漫天。

他的家虽然很大,妻妾虽然很多,仆人固然也多不胜数,但这个时候绝无人敢发出任何嘈杂的声响,他是个很注重睡眠质量的人。

但这异乎寻常的现象使他疑惑不解。

他推开门,看到的景象更是令他目瞪口呆。

他首先看到的是罗虎,罗虎是长安城里最出名的官二代,吏部尚书的独子。

此刻罗虎正安坐在孙静平时坐的那张太师椅上,把玩着孙静平时最爱玩的玉如意,怀里还抱着一个美丽的紫衣少妇——翠红。

翠红是孙静最钟爱的一个小妾,也是罗虎觊觎已久的对象。

所以他终于有所行动了。

孙静已是目眦尽裂,打开家门,发现自己的家变成了别人的,自己的财产变成别人的,连自己的女人都变成了别人的,任何人都会立刻疯掉。

共 244 9 字 6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最初看到这个小说的标题的时候,让人想到古龙的作品《流星·蝴蝶·剑》,点开来一看,扑面而来的那种浓郁的古龙行文风格,让人在惊喜的同时,也多少带有几分欣然的感觉。随着行文中,故事情节的发展,作者所营造出来的阅读氛围感,似乎是把人带入了一个传奇武侠世界之中。小说中的人物形态,无疑是非常的鲜明的,尤其是一些人物语态上的对话,既起到了情节的推进作用,又塑造刻画了人物的性格特点。整个故事分拆成几个主体部分,每一个部分的侧重点都不同,但是,组合在一起,所形成的阅读效果,却是非常的浓郁。特别是结尾部分的煽情,让人唏嘘的同时,也多了几分温暖。。——履泽。

1楼文友:201 - 22:46:21 问好作者,很不错的文字,欣赏了。。。。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也祝福阅读愉快。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有新的收获,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有更大的进步。

2楼文友:201 - 22:54: 6 同感,一开始看,宛然就是《流星蝴蝶剑》,而且开头的一段近似《流星》开篇。文章行云流水,颇具古龙味道,作者加油。希望给我们带来更多的佳作、

小孩脾虚怎么调理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相关阅读
苹果向印度提出申请准备开设自家零售店
· 西南证券全球经济放缓贸易战影响显现出口将较好

西南证券:全球经济放缓贸易战影响显现 出口将持续走弱 类别: 机构: 研究员:[摘要]11月进出口增速均明显放缓。全球经济共振下行是出口趋势放缓...

友情链接